您的位置:尚美教育官方网站 > 尚美动态
论语精读| 《论语·学而》16

《论语·学而》1.16: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子曰:“不患人之不己知,患不知人也。”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1

参考文献

杨伯峻《论语译注》:
【译文】孔子说:“别人不了解我,我不急;我急的是自己不了解别人。”

朱熹《论语集注》:
尹氏曰:“君子求在我者,故不患人之不己知。不知人,则是非邪正或不能辨,故以为患也。”

解读

      与这一小节可以对照阅读的有,1.1人不知而不愠,不亦君子乎。12.22 樊迟问仁。子曰:“爱人。”问知。子曰:“知人。子曰:“举直错诸枉,能使枉者直。”樊迟退,见子夏,曰:“乡也,吾见于夫子而问知,子曰:‘举直错诸枉,能使枉者直。’何谓也?”子夏曰:“富哉言乎!舜有天下,选于众,举皋陶,不仁者远矣。汤有天下,选于众,举伊尹,不仁者远矣。”20.3 孔子曰:“不知命,无以为君子也;不知礼,无以立也;不知言,无以知人也。”以及孟子万章下:颂其诗,读其书,不知其人可乎?是以论其世也。
       这一小节是《学而》的最后一章。关于第一句的诠释,照抄我对于1.1人不知而不愠的解释:这一句则正好表明儒家与一般的宗教的区别。那就是,即便有人对我所认同的价值有所不知,或者不知其为应然,或者说不认同其价值,我也不会生气,显然我也不会通过强制的手段使其认同,或者诅咒其为禽兽魔鬼等,这种价值宽容的胸怀,在孔子看来乃是君子之德的必要条件。而关于第二句,学习是为求知,之前我在解《学而》1.1的时候就说,孔子的学不仅仅是知识化的,也带有道德价值取向。而道德价值取向的承载者是人,而非道德性的知识。儒家认为,通过人来弘扬道德价值,则他人、远人将会来归(譬如北辰),这构成了孔子的理想政治(为政以德)。同理,既然政教道德的主体都是人,那么知不知人就是具有关键性的问题。子曰:‘举直错诸枉,能使枉者直。’也表明了“知人”的政治意义重大。这里的“知”是具有某种实践性取向的,在孔子那里,仁性与知性实际相互补充,仁是偏重从动机上讲的,知是偏重从落实上讲的。若君主有爱人之仁心,但却无知人之明任用小人,那么其结果还是好心办坏事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不知人也就是缺乏实践智慧。因为知人的前提是知言。孔子对于这个问题也有讨论(听其言观其行,听其言信其行),而我们实际上也可以从论语里孔门诸弟子的言之中去判断其人,而孔子也给出了他的观点,比如“柴也愚,参也鲁,师也辟,由也喭”,这就是孔子由知言而知人的范例。这里由知言而知人,这个实践智慧在儒家看来是可以通过学习获得的,以仁、礼、忠信、温良恭俭让等为标准(子夏⑴曰:“贤贤易色⑵;事父母,能竭其力;事君,能致⑶其身;与朋友交,言而有信。虽曰未学,吾必谓之学矣。”1.7),但在孔子看来,尽管我们可以从一个人的言行来判断一个人的品质,但也不能人云亦云(15.28 子曰:“众恶之,必察焉;众好之,必察焉。”)。当然,要看清楚一个人是真诚还是需要显然是困难的,难察,若非如此,孔子也不会反复强调知人的重要性(患)以及其对于乡愿的厌恶。最后,我倒是想起了庄子渔父篇里,一段渔父和孔子的对话,“孔子愀然曰:“请问何谓真?”客曰:“真者,精诚之至也。不精不诚,不能动人。”我想真正的道德真人,其言必可动人,因其言而感动,则可知言,因知言,方能知其人。先秦诸子,不论其言如何,莫不恳切精诚,因此读来自有打动人心的力量。所以我们看先秦诸子的哲学,皆能从其言中体会到完全不同的个人精神气质,孔老庄墨孟荀莫不如此。


编辑:尚美学堂

上一篇:前沿 |人工智能可能将使中国教育现有优势荡然无存
下一篇:父母课堂| 请别用自己的眼界与习惯「框」住孩子
收缩
  • 电话咨询

  • 021-64820786